“老一辈电影艺术家都是要‘下生活’,我在小说里面写的是南极的极昼,但是结尾是极夜。”吴有音对此非常执拗,极夜究竟是什么感受?或许小说中尚可用文学性自圆其说,可是电影过不了这一关。银幕上的画面和声音,不会说谎。

受制于影片时长,影院也没有给予高排片。在2月5日(大年初一),《流浪地球》的排片率只有22.4%,远低于前三位的22.9%、22.4%和22.0%。广州天河区一位影院经理表示,“片方给别人提前看片的时候觉得还是不错的,但时长超过578分钟,而其他喜剧片就22分钟左右。一天营业时间就那么多,别人还是考虑利益最大化。”